正在加载中

财新《新世纪》封面:淮河流域水污染致癌症高发(上)

2016-02-18 财新网

水污染致癌

淮河水污染与癌症多发相关不再是猜测;中国环境公害病脱去皇帝新衣

财新《新世纪》 记者 谢海涛 刘虹桥 实习记者 黄金 张霞

中国有没有严重的环境公害病?

每个中国人心中都知道答案,但多年来,中国的官方和环境健康学者一直没有做出正面回答。20156月底,中国的环境公害病正式脱去皇帝的新衣。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发布其团队历时八年进行淮河流域癌症研究的结论——淮河流域严重的水污染,与这一地区沈丘、颍东、扶沟、蒙城、埇桥、灵壁、汶上、巨野等八县区居民消化道肿瘤(主要为肝癌、胃癌、食道癌)的严重高发,二者之间存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一致性,且两者有相关关系

所谓环境公害病,医学上的定义为:由于人类活动造成严重环境污染引发的地区性疾病。在百年近代史中,包括日本水俣病在内的震惊世界的八大环境公害病,让成千上万的人付出生命代价。

在杨功焕团队的研究发布之前,社会、媒体对癌症村的讨论非常热烈,网络上还流传着一份根据媒体报道梳理的详细癌症村清单。但是,从未有卫生学者从疾病学的角度确认这些多发的癌症与当地环境污染直接相关。

杨功焕团队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这是中国官方机构的学者首次用科学研究的方式,正式、大规模确认环境污染与人体健康之间存在相关关系。该研究佐证了癌症村的真实存在,也证实因为环境问题,中国还出现了癌症高发县。

在水污染导致严重健康问题取得破题之外,空气污染导致健康危害的研究也取得突破性进展。

20121218日,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潘小川团队发布研究报告,经测算,2010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四城市因PM2.5污染导致超额死亡人数共计7770。作为参与研究的学者,潘小川还透露,早在2007年,世界银行和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共同进行了一项研究,形成的结论之一是:以PM10为指标衡量的空气污染,每年在中国导致35万至40万人早死。(参见本刊2012年第50致命呼吸

杨功焕、潘小川等学者联合官方进行的研究,初步揭开了中国环境健康问题的盖子。这仅仅是一个开始,环境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绝不仅仅是导致死亡,更多地会表现为各种环境疾病。环境健康问题不仅仅局限于水和空气污染,还有土壤污染、固废污染等。然而,太多急迫需要展开的研究,还没有展开。

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杨功焕认为,中国50%左右的地表水和地下水被污染背后,肯定存在不少的环境健康问题。她还认为,淮河癌症的研究方法可以用到其他河流,可以推向全国。

同样,潘小川也认为,中国的严重空气污染并不局限于北京、上海、广州和西安,其余城市也需要更详尽的空气健康研究。

公众有理由期待,中国各级政府和学者能够继续直面环境健康真相,尽快科学、系统地厘清环境健康损害,并采取切实措施阻断损害继续发生。这也是中国建设生态文明应有的起点。

本刊推出淮河癌症报道,深度解读杨功焕团队以及民间环保人士揭开淮河流域污染真相的过程,并客观呈现淮河癌症患者曾经和正在挣扎、无奈的生存,正是出于以上良好愿望。

淮河的悲剧不应继续上演,更要避免在其他地区重演。

——财新《新世纪》编者

 

多年以后,霍岱珊还能想起,在黄孟营村看见张桂枝的情景。

那是2001年,在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张桂枝躺在家里,骨瘦如柴,身上几无水分,食道癌使其面目全非,她还能说话,她说她渴。霍岱珊拿出一瓶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瓶装水,眼睛很亮。她问霍岱珊:这能治我的病吗?霍岱珊只能点头,但她连水也咽不下去了。

霍岱珊曾经是记者,现从事民间环保,张桂枝是他统计的黄孟营村第83个癌症死者。那时,这个村庄周边沟渠的水是黑色的,数里外的沙颍河也是黑色的。死时年仅46岁的张桂枝,让霍岱珊想到自己的母亲,她在同样的年龄,同样死于癌症。

12年后的20137月,霍岱珊坐在沈丘县城新华街的办公室里,对财新记者谈起淮河流域的癌症村,语气平稳而沉重。那一个个黑水环绕的村庄,那些绝望的面孔,如露如电,让他无法忘记。

2013年夏天,财新记者走访黄孟营村。酷暑逼人,一些癌症幸存者在病痛中煎熬。

66岁的周玉荣,已经一天没吃饭,喝了口水,也吐了出来。

周玉荣在桌子上摊开一堆病历,两口子相对无言——周玉荣的九年前患的食道癌又复发了。

水污染致癌

千里之外的北京,学者杨功焕的电脑定格到一张电子地图上。那是一张淮河流域1997年至2009年的水质污染频度地图,深红、浅红色的严重、次严重污染区覆盖着河南、安徽、山东三省的40余个县。周玉荣所在的沈丘县,正处深红污染区中。

这张图,在科研上十分宝贵,在现实中,极为沉重。”64岁的杨功焕,捋了一下微卷的短发,语气缓慢地告诉财新记者,我们的团队在淮河流域有代表性地选取了14个县,最终证实其中9个消化道肿瘤新的高发县中,有8个在水污染严重区,就是地图上的深红色区域中

20136月,杨功焕团队在调查八年之后,出版了《淮河流域水环境与消化道肿瘤死亡图集》,上述电子地图,即为地图集中最重要的一张。

杨功焕口中的消化道肿瘤,特指恶性肿瘤,即消化道癌症,包括食道(食管)癌、胃癌、小肠癌、大肠(结肠、直肠)癌、肝癌、胆癌、胰腺癌等。从环境医学角度,如果饮用水受到严重污染,就有可能直接导致消化道癌症,最常见的是导致肝癌、胃癌和食道癌。

杨功焕说,团队历经八年的研究,最具开创性的成果,就是首次画出了这张污染数据频度地图,并证明污染严重区中8个研究样本县呈癌症高发态势。严重区中还有30多个县,由于研究条件限制,没有数据验证,但从逻辑推理上讲,也可能是癌症高发地区。

杨功焕团队的淮河课题研究成果,20136月底向社会发布。至此,中国第三大河淮河流域严重的水污染和多发的居民癌症之间,被中国官方画上了连接符。这样大型的环境与健康连接符,对于中国官方和科学界,均是第一次。

水污染致癌

杨功焕的研究并非个人行为。在做这项研究时,她的身份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这一淮河课题,同时被科技部列为国家十一五科技攻关课题。正因为如此,杨功焕的研究受到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

我们的研究排除了可能导致上述癌症的其他常见因素,用的是国际上认可的研究方法,可以回应一切质疑。我们用的数据,都是环境和卫生领域公开的、可靠的科学数据,我们将原本互不交接的环境和卫生健康两个系统的数据放在一起,让数据自己开口说出两者具有相关性的结论。

出于可以想象的原因,杨功焕不愿披露具体的相关系数。但她对两者之间存在明显的相关性非常自信。

在霍岱珊的心中,也有着一幅淮河流域癌症地图。这份地图,比杨功焕的地图具象得多。数十个癌症村,以及众多癌症死亡者安息其间,更有大量活着的癌症患者的惨象。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因为母亲患癌死亡开始关注淮河水污染的霍岱珊,一直在调查和记录淮河流域的癌症。

淮河是中国东部位于黄河和长江之间的一条大型河流,在水量上为中国第三大河,仅次于长江和珠江。淮河源于河南省桐柏县,流域面积27.47万平方公里,泽被苏鲁豫皖四省、189个县市,1.65亿人口。民间相传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淮河流域,更是中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

中国治理江河,淮河可谓代表。从上世纪50年代治洪,到90年代治污,留下了太多人与自然相处的经验与教训。那么,淮河癌症多发如何开始?

曾经经历了怎样的触目惊心?

死者和患者,又经历过和正在经历何等的挣扎和痛楚?

淮河,仅是中国受污染河流中的一条。那么,中国又到底有多少淮河式的健康悲剧?

请继续关注水丽明天推送的内容《财新封面重磅:淮河水污染至癌症高发,未来依然严峻(下)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智能净水机,点滴纯净用爱过滤。本文转载自财新网《新世纪》杂志,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水污染致癌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