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饮用水是世界最大的商机

2014-01-21 中国经营报 4183

新年伊始,国家发改委发文,2015年年底前全面实行居民用水阶梯水价。

有些人认为水价长期偏低,非涨不可,比如中国水务集团有限公司王文珂董事长就曾公开宣称:“水价要提高到30元到40元一吨才行,我坚决支持水价上涨。”反对者则痛批:“涨价准能找到借口,节水为啥总在老百姓的钱包上动心思?”

而放眼海外,由于水资源禀赋及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同,各国居民用水定价模式及水价千差万别。 

美国水价不以营利为目的

在美国,水价不能以盈利为目的,但必须保证投资的回收、运行维护管理和更新改造所需的开支。

以自由竞争资本主义自诩的美国,自来水业经历了“私有——合资——公有”的发展历程。2009年,公有设施约占全美自来水资产的89%,收入份额约占85%,私有自来水公司仅占很小一部分。

美国自来水基本设施和给排水管网的集中投资建设期是在20世纪前叶,二级污水处理集中建设于20世纪60到70年代。到80年代后期,城市自来水设施已经基本建设完成,基本能满足全国的日常生活需要。美国大部分自来水公司和污水处理公司主要由市政府投资兴建,多数以公有制为主,属于市、县和地区政府。

美国没有全国统一的水价审批机构,水价完全由市场进行调节。在美国从事水的分配和销售的机构很多而且非常分散,有联邦政府机构、州机构、地方水管机构、私人企业等,这些机构都根据自己的政策和实际情况制定各自的水价。所以美国水价等级和种类繁多,且差别很大。

在美国,水价不能以盈利为目的,但必须保证投资的回收、运行维护管理和更新改造所需的开支。一般来说,水价主要包括从水利工程处购水的费用、供水机构的水处理费、配水成本、运行维护成本、投资与利息、管理成本,排水费、污水处理费和国家规定征收的增值税。 当水价太高、用户有困难时,国家给予一定补助 。

在美国,大部分地区采用计量水费与递增水价相结合的水价结构,节水的效果也最明显。

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自来水污水处理费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最低,平均每户家庭每年水费支出仅为474美元,2002年,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水费支出平均占每户家庭可支配收入的0.5%。

涨价的背后,其实是美国大部分自来水公司面临着管网设施老化现象严重、维护不及时、供水不可靠、水质达不到新的要求等严峻挑战,更新改造十分迫切。而这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美国WaterInfrastructure Network 2000年的预测显示,未来20年内,整个自来水和污水处理行业所需资金将近1万亿美元。但美国各城市的财政收入有限,自来水价格又偏低,政府承担不起这笔数额巨大的投资。

英国私有化水务

改革五年后,水费平均上升一倍;水务公司利润上升七倍。

英国水务行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二战后,超过1000家的供水实体和1400家排水实体,全都隶属于地方当局。

撒切尔夫人执政期间,水务行业全面私有化启动。政府将1060亿英镑的资产,以50亿英镑的价格出售给各地水务局,后者将其进行公司化改制。1989年的《水法》和1991年的《水行业法》,帮助供水行业完成了私有化。议会颁布法律,明确水务监管机构的法律地位,建立由立法、执法和社会监督组成的“三位一体”管制框架。

英国水价参考的RPI—X公式中,RPI表示零售价格指数(Retail Price Index),即通货膨胀率;X是由政府管制者确定的一定时期内生产效率增长的百分比。两者之差就是某一个周期内公用事业(1478.818, -10.14, -0.68%)价格最高上涨幅度。此外,将进入竞争改变为过程竞争,弥补自然垄断行业的竞争压力不足。

英国水价收费的基本原则是:1.对各类用户既无歧视,也无偏爱;2.收费应当反映成本;3.收费尤其应当反映扩大供水的长期成本;4.对不同地区、行业、城乡实行不同的收费结构;5.寻求合理的收费办法。水费由水资源费和供水系统的服务费用构成,包括供水费、排污费、地面排水费和环境服务费。

供水公司的经济运行、财务收支状况包括投资利润、运营盈亏,每年除要向主管部门上报外,还要向社会公布。用户账单详尽,包括每一项收费细目的用途,以及设备购置、管道维修、更新、改造的计划和说明,便于用户了解监督。

英国10家最大的水公司计划2010~2015年间,投资225亿英镑用于管网更新。提高水价也成了必然。2009年,泰晤士水务向水业监管机构提出申请,要求在2015年将消费者年均水费增加17%,从283英镑涨到331英镑。布里斯托水务公司,宣布年均水价涨幅为29%,即从146英镑涨到189英镑。

英国最早对水务行业进行私有化改革,私有化程度也最为彻底。改革五年后,水费平均上升一倍;水务公司利润上升七倍。 

私有化的诱惑与背叛

印度水务私有化后,贫民家庭用于购水的支出占到了家庭收入的25%。

《财富》杂志曾经预言:“饮用水是世界上最大的商机。自来水生意在21世纪的地位,相当于石油产业在20世纪的地位。” 

世界银行[微博]多年来积极鼓吹水务私有化。三家跨国水务巨头威望迪环球集团、苏伊士集团和莱茵集团,更将触角伸向第三国家。过去十年,三巨头为全球3亿人提供自来水。美国智库警告:“这三家跨国供水企业的快速膨胀引起了人们的重视,因为所有人都害怕水这种最重要的自然资源落到几家垄断企业的手中。” 

1998年世界银行以拒绝为南美玻利维亚2500万美元贷款做担保,迫使该国第三大城市科恰班巴的水务私有化。1999年1月,跨国企业贝克特尔公司接手后,水价立马翻一番。甚至连吃井水的贫民窟住户,也要安装水表缴费。水费高达收入的20%,贫民不堪重负,不久发动大规模抗争。

印度水务私有化后,贫民家庭用于购水的支出占到了家庭收入的25%。此外,跨国水务公司破坏环境、贪污贿赂的案件层出不穷。

2000年12月,全球几百个NGO在科恰班巴发表公报:“用水是基本人权,必须受各级政府所保护。这些权利必须得到各级政府尊重,特别需要一部国际公约来保障。由当地居民来保护水资源是最恰当的,因此在保护水源及其调节上,当地居民应被视为同政府平起平坐的伙伴。人民自己才是促进民主及保护水资源的力量所在。”

中国水价改革,如同刀尖上的舞蹈,因此必须要审时度势,广纳民意;拿捏分寸,补偿弱势,方为上策。

作者俞飞,为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院讲师、博士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
电话咨询
在线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