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苏皖鲁粤多地水源地被污染,自来水被检出抗生素

2014-12-27 央视 3983

日前,央视《焦点访谈》等节目以《抗生素何以成为污染物》为题,报道了南京自来水被检出含有抗生素阿莫西林、6-氨基青霉烷酸,而安徽农业大学也曾在居民自来水中检测出含四环素、土霉素、金霉素等6种抗生素。对此,有关部门的反馈是自来水检测中没有抗生素检测指标,自来水是合格的!同时,在我国的主要河流——海河、长江入海口、黄埔江、珠江、辽河等河流的部分点位中都检出了抗生素,其中,珠江广州段受到抗生素药物的污染非常严重,脱水红霉素、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基嘧啶等典型抗生素的含量分别为460209184纳克每升,远远高出了欧美发达国家河流中100纳克每升以下的含量。媒体还报道了山东鲁抗制药在偷排含有抗生素的污水。


全国震惊!!!!

水中抗生素可以有效去除

水体中的抗生素,可以通过优质活性炭进行吸附去除,如果条件允许的话,CILLY水丽净水还是建议消费者购买净水器,尤其RO反渗透净水机可以完全去除抗生素和重金属等污染物。

像CILLY水丽RO反渗透智能净水机,其RO反渗透膜的空径细微到只有0.0001微米,可有效截留抗生素、重金属、水碱水垢、细菌、病毒等小分子物质。以央视报道中提到的阿莫西林和大家所熟知的青霉素为例,其分子量均为400左右,活性炭技术仅可以少量吸附,但大量抗生素仍会透过;超滤技术的截留分子量只有103-107,会让抗生素百分之百透过,这意味着水中所含有的此类抗生素除了反渗透技术以外的其他净水技术均无法有效拦截。再者,工业上已有成熟的利用反渗透技术对药品抗生素进行提纯的工艺。所以,在家用净水机的应用中,反渗透净水技术无疑对于抗生素的去除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

以下是中央电视台的详细调查报道


近日,央视记者联合水环境国家模拟重点实验室、北京师范大学水科院的研究人员对我国部分地表水取样检测时发现,抗生素含量惊人,甚至在南京居民家中的自来水也有抗生素检出。抗生素并不是水中应有的物质,水环境中检出抗生素,已经不简单是环保层面的问题,直接关系到居民的生命健康、公共安全。

全国多条主河流均检出抗生素

今年10月底到11月初,记者和研究人员分赴我国的东北、华北和华东等地,在一些饮用水源地、排水明渠、制药企业、畜禽养殖场等区域周边采集水样。通过实验室检测,这些水样中都有抗生素被检出,其中在沈阳抗生素厂附近的排水沟,6-氨基青霉烷酸的数值高达178纳克每升,另两种抗生素氨苄西林和阿莫西林的数值也在100纳克每升以上。

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王金生介绍,全国的主要河流——海河、长江入海口、黄埔江、珠江、辽河等河流的部分点位中都检出了抗生素,其中,珠江广州段受到抗生素药物的污染非常严重,脱水红霉素、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基嘧啶等典型抗生素的含量分别为460209184纳克每升,远远高出了欧美发达国家河流中100纳克每升以下的含量。由于很多江河是城市的饮用水源地,居民家中的饮用水里也有抗生素被检出。

居民自来水中竟含阿莫西林

在南京市鼓楼区,记者对居民的自来水进行取样分析,结果发现,阿莫西林含量为8纳克每升,6-氨基青霉烷酸为19纳克每升。

事实上,自来水中检测出抗生素并非首次。安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此前曾对安徽省滁州、安庆、阜阳、铜陵、蚌埠等城市部分水体进行过调查,除了地表水、地下水中被检出8种抗生素外,在居民饮用的自来水中还检出了四环素、土霉素、金霉素、强力霉素、磺胺二甲基嘧啶、磺胺甲噁唑6种抗生素,含量高的达到了10.82纳克每升,低的也有3.86纳克每升。

药企被曝偷排有毒废水浓度惊人

不言而喻,水中含有抗生素,尤其是自来水中,长期饮用的话,对人体健康会带来一定的影响。水中的抗生素主要来源于哪里?记者在对全国几大抗生素基地的生产污水以及周边水域的水样分析后发现,抗生素含量惊人,尤其是山东鲁抗医药股份公司的外排污水中抗生素含量达到了53000多纳克每升。这家企业为何会排出如此高浓度的含有抗生素的污水?

根据山东济宁市当地居民的举报,称在老运河附近总是有浓重的药味,怀疑有附近的企业偷排或超标排放有毒废水。

居民反映的线索直接指向了老运河附近的山东鲁抗医药股份公司,它是全国四大抗生素厂之一。居民称鲁抗涉嫌用大罐车违法转运高浓度的抗生素废水,同时还向记者提供了运输污水的罐车车号:鲁R.K621。要了解抗生素污水的来源和去向,记者就必须找到转运污水的那辆罐车,才能进入厂区进行调查。

追踪转运污水车记者遭大汉围堵

记者在济宁市蹲守了6天,转遍了整个城区,对跑在道路上的罐车进行辨认却一无所获,就在记者打算放弃的时候,记者驾驶的车辆被一辆小车逼停了。

你们刚才追我们大车干吗?”“你是干吗的,追到金乡,少废话,下来下来。看手里拿的啥?四个彪形大汉围住记者的车辆,强令记者下车,并试图要拉开车门,为避免身份暴露和意外发生,记者突然启动车辆强行离开,加速开了几十公里后,终于摆脱了对方的追踪。

第八天夜里,居民举报的那辆罐车出现了。在大车集中的地点,还没等记者进去看个仔细,又有一辆相同的大罐车从里往外开了出来。记者决定紧紧跟上,没走多远,大罐车司机选择了一家面馆下车吃饭,记者也走进了这家面馆,并与这位司机攀谈起来,司机说车里拉的是污水,有半年了,一车30多吨,拉污水的也不止他一辆车。

违法转运含抗废水竟成企业盈利点

为了及时获取鲁抗外排废水的水样,记者找到济宁市环保局并连夜进入鲁抗污水处理中心进行调查。巧的是,一进厂区就看见一辆与前一夜追踪的同样大小的罐车停在污水池旁边。鲁抗负责人表示这是运原料的,然而运原料的车为何要停在污水处理中心?

在记者再三追问之下,企业环保负责人陶小红终于承认这是运污水的车。在企业的电脑记录中,记者发现,有一份台账记录着每天外来污水的企业名称、结算价格和距离。

此外,一份鲁抗公司内部资料显示:鲁抗接收外来污水占到整个处理中心污水量近1/3左右, 接纳外来的高浓度废水还被作为一个重要的盈利点,写入到鲁抗公司的年度总结中。

处理后废水抗生素浓度仍超自然水体万倍

这么多不同类型的高浓度污水混到一起,处理后污水中的抗生素真的没有残留吗?对此,陶小红表示,抗生素基本上没有残留。

事实上,在鲁抗污水处理中心,记者对企业处理后的外排污水进行了取样分析。经检测,四环素类抗生素的浓度为53.688微克每升,是此次检测自然水体中抗生素浓度的上万倍。

第三方公司造假排放数据

上万倍,这个数值足以让人咋舌,相当于每天都会有高浓度的抗生素废水源源不断地排入外环境中,面对这样大肆违法行为,监管在哪里?

按照南水北调工程对山东济宁市水质的要求,在大运河附近的企业COD排放标准被限定在200毫克每升以下。鲁抗污水处理能达到200毫克每升的标准吗?

在陶小红的一本工作笔记上,记者看到近几天有多处COD数值超过400毫克每升的记录,由于鲁抗是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所有排放的数据都会实时传送到济宁市环保局,然而当记者打开济宁市环保局的环境监测数据平台,却发现这些数据无一例外地仅显示100多毫克每升。

原来,是负责向环保部门传送数据的第三方运营公司替污水处理中心修改了数据的上限。无论鲁抗实际处理数值是多少,传给环保部门的数据都不会超标!比如在记录中显示:氨氮的实际数据已经超过了50毫克每升,而第三方运营公司却把数据的上限封到了15毫克每升。

据了解,被鲁抗认为与之合作不错的这家第三方运营公司叫同太环保科技服务中心,是济宁市环保局的下属企业。鲁抗公司环保部部长李晓敏甚至表示,无论是整体配合上,还是运行这几年的合作上,还是不错的

应对检查企业事先做足准备

除了通过在线监测数据监控企业,当地环保部门还会到企业现场直接去检查,这些违法行为就没有看出来吗?在陶小红的工作笔记中记者看到有这样的记录:因环保局检查气味,昨天晚上18点半开始停车,等通知再开车任城区环保局来检查,渣子不能外出。原来环保局要来检查,企业都会事先知道并做好准备。

正是因为缺乏监管,记者在鲁抗抽取的三瓶水样中,除化学需氧量COD和氨氮严重超标外,四环素类抗生素残留的数据分别为:14684纳克每升,53688纳克每升,33712纳克每升。

抗性基因:一种新型的污染物

抗生素滥用已经成为我国重大公共卫生难题。专家经过长期研究,在环境中发现了抗生素抗性基因,并将它定性为一种新型污染物。抗性基因即便是高倍显微镜下也看不到,它是伴随在像器皿中的微生物而存在于环境中。

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罗义教授,研究抗生素抗性基因已经有8年,通过分布在海河流域的15个监测点的连续监测发现,无论是地表水中抗生素含量,还是微生物环境中抗性基因的含量,近几年增加得都很快。

目前科学已经证明,畜牧业、水产养殖业、人类自身中大量使用抗生素,微生物环境也会对抗生素产生抗性,就像人类的耐药。

环境中的抗性基因,是否会通过食物、水等介质传播,进入人体,进而对人产生广泛耐药性,还有待科学证明。但是,医疗临床中已经出现可疑病例,患者从未用过抗生素,但还是对抗生素已经产生了广泛耐药。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净水转载自微信公号“央视新闻”、“直饮水时代”等媒体,图文版权归原著者所有)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
电话咨询
在线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