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央视:河南多家药厂隐蔽排污致村民生活困难孕妇逃离

2015-01-19 经济半小时

20141225日,我台新闻频道报道了南京居民家中自来水中检出抗生素,其浓度要比自然水体高出上万倍,再次提醒世人对医药生产企业黑帽seo垃圾排放的关注。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对这样的污染事件深恶痛绝。因为这些工厂肆意排污,导致地下水、空气都受到污染,严重威胁附近地区居民的健康安全。。不久前,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河南南阳镇平县,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村民家家大门紧闭  饮用水浑浊不清

这里是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的大刘营村,当我们走到这个村庄的时候,发现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大门紧闭,这一家甚至开着重重的音响,自己在家自娱自乐,也不打开大门。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哎呀,闻那味道闻到都恶心。难闻得很。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恨不得不敢出来,一出来都睁不开眼。污染太恶劣了,我闻着都特别呛人,更别说那小孩了。这都不敢出来,门关住,也熏人咋不熏人。

村民告诉记者 被气味熏得不敢出门

这位村民告诉记者,现在他们村没有一点生机,不敢开门,不敢开窗户,十年前农闲时节,村民常常会出门唠唠家常,现在这种情况几乎看不到。因为如果遇到风向往他们这吹,站在外面,人就几乎出不来气。

即便是天天关着门,大刘营村的村民还是深受其害。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我嗓子有毛病。

记者:嗓子有毛病,什么毛病?

村民:就是那个什么,就是气管炎,咽炎什么的,这个医生说这,那个医生说那,嗓子跟扎一样的,那嗓子咽个唾液都咽不下去。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半身不遂。对,光这一片就四五个。

记者:你这啥病?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我是偏瘫。

村民告诉记者,生活在这里,他们感到特别憋屈。每天从早到晚,从黑夜到白天的污染,让他们根本无处躲藏。而尤其让他们担心的是地下水污染。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地下水打豆浆都是咸的,喝那水都是苦的。

村民告诉记者,现在他们的地下水是咸的,这让他们感到害怕。这种情绪在附近一些村里也不同程度存在。在镇平县城郊乡的汤庄,记者再次看到了类似的情况。这里的村民们表示,因为村的地下水受到了污染,他们不敢吃这个水。

记者正在查看村民家的热水壶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李明章:都吃不成。烧开了以后,都澄出来一指那么厚。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什么东西啊?

李明章:水垢。

当着记者的面,李明章添了半锅水,当场烧水做试验。不一会儿,李明章烧开了水。他特别解释说,根据经验,这个水烧开后只要稍微沉淀一下,就能够看出来不同了。

李明章:你瞅。这一圈这白的。
记者:这一圈白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李明章:那谁知道啥东西啊?反正就是这样。水只要一烧开就这样,底下你瞅。就成这样了。
记者:这一圈,每回烧都是这样吗?
李明章:都是这个样。

村民做实验 烧开的水上有一圈白

李明章说,这锅水仔细看,上面不仅仅是一圈白,还有一层油,下面还有一层白渣子。随后记者尝了一下水的味道。

李明章:是不是咸的?

记者:咸的。

又过了一会,李明章老汉用刚才烧好的水,又刷了一圈锅,这一刷不要紧,锅里的水更是浑浊不堪了。

李明章:就跟面糊一样,就跟和的面一样。再澄一会儿底下成疙瘩了。

记者:你看现在就成了。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成疙瘩了。

记者:那这肯定是对人体应该有害的吧?

村民:你想想咋能没有害,肯定有害。

那么,村民们的地下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对此,村民们表示,这与旁边的药厂有关。

药厂距离村里不到1000米  孕妇都去外地待产

村民告诉记者,距离他们村只有不到1000米的地方,是一家名为南阳普康药业有限公司的企业,这家公司在南阳市和镇平县有两个生产基地,主要生产抗生素、生物生化药、制剂等产品。村民告诉我们,这个药厂对他们的影响是全方位的,甚至影响到孕妇的健康。对于药厂的污染,他们难以忍受并多次举报,可每次都是不了了之。现在,村民们为了保证下一代的安全,连生孩子都不敢在村里生。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到别的地方先住着,生完孩子再回来。

记者:生完孩子再回来?

村民:嗯。

记者:他们是怕什么,怕污染孩子?

村民:怕污染孩子。去了别的地方。

怕污染影响孩子 村里的孕妇纷纷离村待产

在调查时,村民还向记者透露了这样一个情况,在这家企业的附近,有个村子,曾经是当地赫赫有名的母猪养殖村,但自从有了这个药厂之后,这个村的养殖业就维持不下去了。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李明章:老母猪都不怀,下不了崽。

记者:那是什么原因呢?

李明章:那就是那空气,药厂那个。

一些村民告诉记者,药厂的污染给村里带来很大影响。不只水是咸的,连以前种得很好的庄稼,也慢慢枯萎了。村口流淌了千百年的河水,村民们现在也不敢碰了。因为现在一碰这个河水,身上就会出红疹,异痒难耐,这在以前也是从来没有过的。那么,这个药厂究竟带来了怎样的污染呢?一位村民将记者带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告诉我们药厂排污的秘密。

记者:这底下是一个暗道?

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城郊乡村民:有水管,都下了管子。

记者:它是晚上排的多还是白天排的多?

村民:天天都是这样的。

记者:白天也流晚上也流?

村民:恩。

记者:没人管啊?

村民:谁管?

顺着水流的方向,记者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小河沟,村民告诉我们这就是药厂通过暗道排出来的。

记者:我在这里来灌一瓶水,看一下。

村民:我拉着你。

记者:没事,我在这灌一下。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水的颜色应该是黄绿色啊。

村民:黄色,难闻。

记者从暗道里灌了一瓶水 水的颜色是黄色的

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随着举报的次数增多,现在他们的排污口挖的非常隐蔽,而且排放污水时没有规律,一般情况下很难被发现。

记者:你们听谁说有药厂往里排?

村民:这条河,北边这个挖了一个暗道。

记者:这是什么厂,哪个药厂出来的?

村民:大药厂。

记者:普康。

制药企业有一个突出的特点是:要使用的原料种类非常多,而且数量很大,产生的废水、废气、废料的量也很大。这些都是黑帽seo垃圾。这样的黑帽seo垃圾排放物成分复杂,如果不经过处理就直接排放,就会给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不久前,我们的记者接到群众的反映,在平顶山市平煤集团六矿区西大门外,有一个加工厂,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向东100米处的柏树林防洪沟内排放白色泡沫和红颜色的污水,每到刮风时,周围那刺鼻的气味总呛得人透不过气来。对此,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神秘小药厂直排废水 污水五颜六色 三里外都能闻见酸味

按照群众举报的线索,20151月初,记者来到了平顶山市平煤集团六矿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占地大约10多亩的工厂,令记者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工厂大门紧锁,显得很神秘。

那么,这到底是一家什么企业呢?记者一连打听了78个村民,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自己知道,而且说话的神态显得非常小心谨慎。在记者的再三打听后,有位村民道出了实情。

河南省平顶山市平煤集团六矿区附近居民:一刮东南风,三里以外都能闻见那酸味。

河南省平顶山市平煤集团六矿区附近居民:不知道,一刮东南风,味道散播的哪儿都是,不知道啥药。

按照村民的说法,这应该是家制药厂,但是奇怪的是,这个大门紧锁的制药厂,我们没有看到任何门牌标示,无论从哪个位置看,你也不会对它有特别的关注。

神秘药厂大门紧锁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我身后就是这家制药企业,我们看到他这一家企业的选址确实是非常的隐蔽,首先我右手边就是一大片坟地,左手边是一大片的黑帽seo垃圾场,所以一般的人很少会注意到这里。那么这家有没有排污呢,我们现在就去看一下。

在这个工厂的后面,我们看到有6根粗细不等的管道,直接埋进了地下。而厂区外的味道,也非常的呛人。

村民:这肯定臭味,看那个管道分析,那边那个管道肯定是往这里排,这两条肯定是往那边排。

记者:这都是直排的吗?

村民:对直排。

记者:看看那个管道。

村民:起泡了。

记者:底下是黑的,黄的,挺深的,这个颜色一看就污染很严重,应该有很多重金属。

村民:这个有78米深。往地下渗水。

我们顺着其中的一条管道,在离厂区20多米的地方,看到了村民们说的大水池。

村民:这个好像是那个药成份沉淀的一样,不是说那个土,土的颜色也不是这样。

记者:这一片污染都挺大的,也没人管?

村民:地方太偏,这个地方因为偏僻,谁也妨不到。应该是会大量排一些东西,会堵塞。你看这些漂浮物。

记者随手扔进一个大石头,瞬间,水池里的颜色发生了变化,五颜六色。那么这些水最终会排到了哪里呢?

记者:我们看一下它这个管道是顺到哪里去。那个管道应该是往那边去的,到这味特别大,臭味。

村民:他们味道大了就是那个池子,颜色都变了。

记者:所以这个管可以顺着这个进到排水沟,进到哪儿了?

村民:前面是一个生活黑帽seo垃圾排水管道。

记者:直接进到生活黑帽seo垃圾排水管了?

村民:对。

记者:这片以前是荒地吧,黑帽seo垃圾堆是吗?

村民:都是荒地。

记者:那肯定是往地下渗了?

村民:只能往地下渗了。

我们沿着这个新挖的排污沟,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柏树林的防洪沟。

记者:这个就是应该从他们厂里流出来的,能看得出来。

村民:对,这个看得出来,这个颜色你看从山上流下来是青的,这个颜色有点发黄。

记者:晚上排的话就更重了?

村民:晚上排全部是黄色的。

机械工业环保标委会固废分标会主任白云峰:对,甚至肆无忌惮。我们一方面要抓大的企业,同时也要对直排的所谓的小企业也要进行集中化的治理,而且这是重点。因为实际上它的排放污染的严重,是经过治理的将近几十倍的危害效力,所以不可小视。虽然它排放的总量看着不高,但实际上它的危害率是我们经过治理之后排放的大概是20倍到30倍,所以来讲绝对不可小视这部分。

在调查时,我们的记者曾多次试图采访这家位于平顶山市平煤集团六矿区西大门外,没有挂任何厂名或标志的企业。但是,这家企业始终大门紧闭,无法进入。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首份抗生素耐药性的监测报告显示,目前全球正面临抗生素危机。由于农业和医疗上的抗生素滥用,耐药性细菌正在快速增殖。对于中国人来说,这种危机可能会更加突出。因为在我国,一方面是抗生素用量大,另一方面,有些地表水体已经成为抗生素的载体。最近的一份学术报告称,在对我国地表水的检测当中,已经发现了68种抗生素,浓度还都比较高。

水污染抗生素严重超标 地表水检测发现69种抗生素

常纪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的副所长,多年从事环境保护研究工作。他告诉记者,制药企业的污染应该说是几十年来都是存在的,确实触目惊心,

常纪文:比方说一些青霉素的企业,周边的老百姓都不是怎么高兴,因为我亲自去调研了,就发现这些老企业气味还是比较大的,大气污染明显存在,水污染这一块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特别是在中西部情况也是不容乐观的,

常纪文告诉我们,大气污染是最直接,可以直观感受到,而药厂的水污染则更为严重。

常纪文:那个是典型的地下水污染。特别是河南、河北,还有其他缺水的地方,污染物渗透到地下之后,对地下的污染将是长期的,特别是抗生素的污染会影响生态平衡,对身体健康和生物的健康产生一些可能是长期的影响。

常纪文:也可能是直接的,比如我们小孩喝了自来水,自来水里面有抗生素,对人体的免疫能力有很大影响的。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制药行业目前已被列为重点监测的行业之一,2014年,废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4001家,其中医药制造企业有118家,约占2.9%;废气国家重点监控企业3865家,其中医药制造企业16家,约占0.4%

白云峰:应该讲现在药企的排污是一个刚刚引起人们特别关注的一个事情。这个药企分布比较散,它有它的一些特点,虽然占了我们GDP3%,但它实际上的污染占到了6%,所以来讲是一个污染很严重的产业。

白云峰说,现在医药企业的排污还是非常严重的,而这首先就和医药行业的产出比有关。以维生素C为例,其产出率为14%,以此比率推算,全国2012年年产量20万吨,需投入原辅料143万吨,除去转化为成品的20万吨,其余123万吨物料都成为废弃物,并成为环境治理的负担。因此很多企业处于成本的考虑,就会偷排偷放。

白云峰:现在掌握的都是晚上8点到凌晨6点,偷偷摸摸的排放,这个是惯用手段。

常纪文:以前有一个现象叫做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所以很多企业在经济成本的

考虑方面全都选择主动违法,不会选择主动守法,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新环保法实施以后,违法成本会非常高,第一个就是新的要求各地提高排污收费的标准,有的地方提高了820倍,不敢去违法,如果继续违法排污的话,甚至还有按日计罚的手段,就是每天罚款多少,累计计算。那个数额是相当巨大的。

半小时观察:环保追责将成为一种常态

制药属于高污染行业,而要让企业自己进行净化处理和无污染排放,其成本将会大大增加。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没有全时空监控和限制排放的高压,企业是不太可能主动作为的。20146月,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在八部委的一次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目前偷排偷放、恶意排污行为仍时有发生,人情执法、协商执法,甚至执法犯法现象依然存在,官方将对非法偷排、超标排放、逃避监测等违法行为出重拳。2015年,新的《环境保护法》出台,对偷排这样的环境违法行为已经赋予了司法惩治的利器。对持续性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按日、连续的罚款。这意味着,非法偷排、超标排放、逃避检测等行为,违反的时间越久,罚款越多。同时,对于某些充当保护伞的地方官员,新法也规定:领导干部虚报、谎报、瞒报污染情况,将会引咎辞职;面对重大的环境违法事件,地方政府分管领导、环保部门等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将引咎辞职。治乱须用重典,希望这部新的法律,带给我们清洁的空气,和安全的生存环境。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净水摘自CCTV《经济半小时》,有删减,版权归著者所有)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