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村庄因污染成"寡妇村" 村民上访十余年未果

2015-01-22 澎湃新闻网 3838

(1月1日,湖南安化县清塘铺镇一家小煤矿,工人大都是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在粉尘严重的环境中作业)

寡妇村

2014年7月,和村里的很多妇女一样,钟广凤成了一名寡妇

她的丈夫刘光述,死的时候刚满55岁,就像他沉默的性格一样,“突然跌倒在院子里,两腿一蹬就死了。”尽管家人拼命地往医院送,但他还是在路上断了气。病情则是和村里很多早亡的男人一样——癌症。

连做人口统计的村民组长刘春林,都搞不清钟广凤是村里第多少个寡妇了。“反正外面的人都知道,桎木组是个寡妇村,男人都得癌症死了。”至于为何癌症高发,包括社区领导在内的当地居民普遍认为,环境污染是罪魁祸首

钟广凤所居住的地区,是中国著名的老工业基地——湖南省株洲市清水塘工业区,其中分布着冶炼厂、化工厂、洗煤厂和电厂等数十个重污染型企业,而数千名和钟广凤一样的青霞社区桎木组村民,则处在这些企业的包围当中。

青霞社区工作人员在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社区目前共有居民1580人,患癌比例超过10%,远远高于全国肿瘤发病率最高1%的水平。全国肿瘤登记中心2013年发布的《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中显示,恶性肿瘤发病率全国35岁至39岁年龄段为87.07/10万,40岁至44岁年龄段几乎翻番,达到154.53/10万;50岁以上人群发病占全部发病的80%以上,60岁以上癌症发病率超过1%。

不仅如此,桎木组近年来患癌人员呈现年轻化趋势,有记录的最年轻癌症患者仅32岁。株洲市肿瘤医院医生李杰(化名)告诉澎湃新闻,清水塘工业区因为汇集大量化工企业,空气中重金属粉尘、烟尘含量偏高,是引发肺癌的重要诱因,“空气污染引发癌症,这个在国际医学上也早已经证明。”李杰介绍,近些年,株洲市肿瘤医院收治的癌症病人中,清水塘地区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地区,“而且来的人也呈现年轻化趋势,这和环境污染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李杰也表示,受制于客观原因,本地肿瘤医院一直没有就清水塘地区的癌症高发做过系统性研究,因此很多也只是经验内的猜测,很难用证据来证明。

然而,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 ,在2013年已将大气污染物质的致癌风险评估为5个阶段中危险程度最高的水平。“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大气污染会引发肺癌。”

癌症的恐惧,让当地村民从10多年前开始上访,要求搬迁。但由于资金问题,搬迁工程始终未能顺利推进,致使部分村民至今仍通过堵路等极端手段表达诉求。

一方面是财政缺口,一方面是癌症高发,让这个被称为“寡妇村”的村民愈发焦虑。“是不是要等村里的男人都死了,上面才会重视呢?”一位村民叹息说。

好消息是,搬迁改造已提上议事日程。2014年3月31日,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关于做好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确定清水塘老工业区等全国21个城区试点区。另据红网2015年1月16日消息,湖南省发改委将主抓清水塘老工业区整体搬迁改造工作。一是开展了一系列整体搬迁改造的前期工作;二是启动了部分搬迁改造工作;三是启动了老工业区搬迁居民征地拆迁工作。

萧索的“寡妇村”

寡妇村

(1月11日,湖南株洲,青霞社区,村民抱着孩子在院子里,不远处就是冒着烟的大烟囱。)

2014年12月1日,株洲市石峰区清水塘工业区周边的4个村民小组,开始了他们一年中的第6次堵路。

这一次,他们将株洲冶炼集团门前的铜霞路堵得严严实实,来往的货运车排起了长龙。同10多年来不断维权的诉求一样,村民要求政府或将他们搬迁,或将工厂搬迁。

不过,这一天青霞社区桎木组村民、维权“积极分子”钟广凤没有来。村民后来得知,钟广凤和他死去的丈夫一样,也被查出了癌症,最近刚做完手术,割掉了一个肾,回常德娘家养病去了。

寡妇村,源于2004年湖南本地媒体《潇湘晨报》对此地的报道。当年的报道援引村民的口吻称,青霞社区桎木组3年中,有近20名男姓村民死于癌症,因此被外界称为“寡妇村”。

1月11日起,澎湃新闻记者连续多日在桎木组走访,目前仍能联系到,且不完全登记在案的有18户寡妇家庭,占整个桎木组200户人口的9%。据桎木组组长刘春林介绍,全组拥有癌症病人的户口比例,则至少在60%以上。

桎木组距离株洲市区直线距离不超过10公里,但与以市政建设闻名湖南省的株洲市区相比,村内黑帽ass垃圾遍地,池塘发臭,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煤味道。

在株洲环保局的官方微博上,有数十条关于清水塘空气质量的市民投诉,反映空气太“臭”,而环保局则在回复中将之归因为“历史欠账多而重……一步(整治)到位不现实。”

环伺的工厂

寡妇村

(1月11日,湖南株洲青霞社区,村子被烟囱包围着。)

远眺整个清水塘工业区,散落着数十个烟囱,每当夜幕降临,一片雾遮雾罩。

据湖南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朱云研究显示,新中国成立不久,株洲市被列为全国八大工业重点建设城市之一。但是由于重点项目在初期操之过急,边建设边规划,所以缺乏一定的预见性。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原先规划在城市边缘的企业最终被包围在城市中,导致城市内部的污染日益严重,环境质量不断下降。

青霞社区建设村村民康敏的家与化工厂一墙之隔,厂区的烟囱距他们家的直线距离不到100米,康敏称,他们家平时都是窗户紧闭,夏天也是如此,因为空气太刺鼻,让人无法呼吸,“尤其到晚上的时候,更加难闻。”

桎木组处在化工厂、冶炼厂等多个企业的包围当中。组长刘春林说,桎木组地势低洼,遇到阴天,空气流动性差,家里根本无法开门窗,“我们这里是整个清水塘污染最严重的地方。”

株洲市政府网站一篇题为《株洲环保产业将助清水塘“脱胎换骨”》的文章中披露,清水塘工业区仅火力发电、有色冶炼、化工3个行业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就占了株洲全市工业的89.5%。火力发电、化工行业的烟气排放量占全市工业的77.9%,水泥行业粉尘排放量占全市工业的87%,化工行业的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分别占全市工业的69.4%。株洲市还于2004年、2005年被原国家环保总局评为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之一

不只是空气污染,2014年6月5日,株洲网友发微博称清水塘霞湾港水质出现强酸强碱,随后株洲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去往现场调查处理,发现中盐湖南株洲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株洲冶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公司超标排放废水。6月15日,环保局在媒体通报称,他们分别给予了两家公司241万和120万元罚款。

朱云的研究显示,清水塘地区约10平方公里的农用地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所生产的农作物有7项重金属含量普遍超标,以砷、汞、铅危害为烈,其中稻田中的镉超标率高达100%。“我们这里种出来的菜,(株洲)市区的人根本不会买,因为都知道有毒。”桎木组村民张和平说。

全方位的污染开始影响到当地居民,儿童血铅超标也成为日益严重的问题。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净水摘自澎湃新闻网 作者:宋凯欣)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
电话咨询
在线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