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你还在喝桶装水?北京日产10万桶假水坑爹!

2015-04-09 3304

2015年4月8日 你能想象吗?为了健康和方便,花高价买来的桶装水,很可能就是一桶自来水;更可怕的是,也许还是一桶被二次污染、细菌超标数百倍的自来水。本报记者调查发现,通过小作坊灌装的假水充斥在北京桶装水市场中,假水站也成为假冒桶装水进入家庭的最后一个环节。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共有规模不一的水站超过万家,其中正规水站仅占50%至60%而北京日均消耗的桶装水约为65万桶,其中假水大约占总消耗量的1/6。

桶装水

(永康水站内部)

假冒桶装水使用“通用封”

周庄路东端,一条不深的巷子向南大约20米,“永康送水服务中心”的牌子钉在墙上,绿色的牌匾已褪去颜色。

浅蓝色的桶装水桶沿着墙边堆在一起,桶下便是下水井。

屋子里,几十桶桶装水胡乱堆在一起,周围堆满洗脸盆、纸箱子、蔬菜水果……

店主抬出一桶矿泉水放在门前的三轮车上,桶上写着“农夫山泉”,而这家品牌的桶装水早已退出北京市场。

看到生人,店主警觉地锁上大门。一名年轻人跨在车上,等待送水,车上放着六桶水,其中不乏大品牌桶装矿泉水。

 “这是品牌的水,15块钱一桶。”店主指着三轮车上的桶装水说,不过如果买十桶水的话可以多送两桶。当记者质疑车上摆放的农夫山桶装泉矿泉水后,店主有些无措,“这样的水,我不卖别人也卖。”

三轮车上,几个桶装水的桶口处贴着“优质饮用水专用桶封”的塑封。在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市场监督管理办公室郎主任看来,这样的通用封在北京市的桶装水市场中是明令禁止的,“这样的通用封没有厂名,没有品牌,不知道是哪里出厂的,所以在北京的桶装水市场中不允许这样的桶装水销售。而贴着这样塑封的桶装水,都是假水,都是通过小作坊灌装。这样的小作坊根本没有饮用水资质,更不用说他们灌装桶装水的质量、卫生等问题。有的就是直接灌自来水,有的好一点的用个过滤器过滤一下。”

这名店主说,贴着通用封的假水每桶售价在6元钱左右,每桶水的上价为2.3元。“茶城的人都不要好水,都要这样的水,好水给客人冲茶冲不起,人家点名就要这五六块钱的水。”

 “有品牌的(假冒)桶装水,上价一般在三四块钱左右,售价在15块钱,有的一桶卖13块钱。”店主说,这些假水在销售中则多以厂家促销为名,让人信以为真。

桶装水

(贴着通用封的假水)

真水假水混合卖利润高

南四环附近的肖村中,村中的大多数平房都已拆迁,只有几排平房留在废墟中。

一家没有名牌的水站也成为留守的一份子,水站的老板正在给桶装水装车,七八桶水摆在后备箱中,车辆驶出水站,拐进两三公里外的小区与家居市场。

空桶占据着屋子里大多数的空间,水站中所售品牌的桶装水大约有六七种。靠近屋内,十来桶乐百氏矿泉水码在一起。在其旁侧,乐百氏、娃哈哈、燕京等几个品牌的矿泉水堆在一起。

店主刚刚离开送水,看管水站的是一名老年妇女。通过用手触摸桶口的塑封,堆在一起的乐百氏矿泉水的塑封中有凹凸感。“这种凹凸感,是厂家在塑封上打上了出厂日期。而假水没有,假水只有一个塑封,没有喷码。”郎主任说,这样的细微之处普通消费者很难察觉。

老年妇女承认,堆在一起的多个大品牌桶装水为假水。“假的售价一般都是13元到18元,上价也就几块钱。”

 “我们也有真水,一桶乐百氏的桶装水卖18元。”老年妇女说,这个价格已经很低,为了赢回利润,在送水中不会一直给客户送真水,而会时常送一些假水

 “很多水站都是真水、假水一起掺着卖,区别在于有的真水多,有的假水多。”一名曾经经营水站的老板说,水站对新客户前几次都会送真水,其后便开始送假水。而当有客户更换水的品牌后,一般也会先送几次真水。

 “如果水站真假水一起卖,水站的利润就完全不同了。”这名曾经的水站经营者算了一笔账,品牌桶装水的进货价约在10元至12元间,售价在20至24元之间。送水工送一桶水的费用为2.5元,加上房租、税费等,出售一桶品牌桶装水,水站老板的利润大约为3元。贴着通用封的假水进价两元左右,每桶售价在6元至8元。一些大品牌的假水售价每桶售价会按照真水的价格出售,售价甚至会更高。而小品牌的桶装水每桶进价大约4元至6元,售价在14元至18元间。“真水假水搭着卖,这样水站老板的利润一下子就多了很多。假水的利润空间非常大,这也是为什么某些水站会铤而走险的原因所在。”

水站附近面包车里都是假水

南苑乡南苑路,小饭店、服装店、网吧生意红火,一家没有名牌的水站显得并不起眼。

水站中,并未发现大品牌桶装水,所售的桶装水售价均为10元左右。“我们这都是这个品牌的水,从来不卖假水。”老板说。而在距离这家水站大约300米的地方,一辆米色面包车停在路边,黑色的玻璃贴膜并未遮住车内的情况。驾驶位上摆着一桶桶装水,副驾驶座位上摆放着两桶桶装水。车辆后座堆满了大量桶装水。水桶品牌为娃哈哈与景田百岁山,但仔细辨别发现,这些桶装水的桶口处贴着的正是“优质饮用水专用桶封”。

记者致电水站老板,询问是否可以买到娃哈哈品牌桶装水,老板随即表示可以在水站中购买,并且保证所售桶装水为真水。

在郎主任看来,假水站这样的伎俩是目前的一种新态势。“假水站、黑水站不在店里摆着假水,而是把假水放在民房中,或者直接放在面包车中。当有客户需要买水时,水站的人就去拿着假水给客户送去。

在调查的几家水站中,这几家店主对于记者要其提供桶装水供货商企业资质证明、营业执照、食品流通许可证时都支支吾吾,而后便无法出示。南苑路水站店主不耐烦地说:“要买就买,不买就拉倒,没见过哪个买水的要看这些的。”

“出售假水的是假水站,同样有的水站虽未卖假水,但是没有营业执照、食品流通许可证等相关证件,同样可以视为黑水站。”郎主任说。

通过厂家抵押置换出的真桶

四惠东附近的一家水站外,几个写着某大品牌的水桶摆在店门前。水站屋子里同样摆放着多个品牌的桶装水,而在老板口中,“保真”成为他提及次数最多的词语。

不过,这样的承诺让吴超(化名)很难相信。作为一名水站曾经的经营者,他认为,如此承诺张口就来,压根儿不靠谱。“这些空着的水桶都没有问题,印着大品牌名字的水桶都是真桶。”吴超说,水站老板在购进桶装水时,“向水厂缴纳一笔押金后,就可以得到水厂的真桶。”

在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袁军眼中,桶装水的造假门槛非常低,造假者无需制造假桶,只需要通过真桶灌装假水来卖。“一个桶的押金也就40元至50元之间,厂家将来还得退还押金。”

造假者惯用手段是向厂家进一批桶装水,将真水卖向市场中的客户,客户使用后将空桶退还给水站。“退还的空桶就是造假的开始,造假者用原厂的真桶通过自来水或是稍加过滤的龙头进行灌装。”袁军说,假水站第二次为客户送去的桶装水,就已经是自己灌装的假水了

一些水站中,崭新的水桶被摆在明显的位置,水站也常常会将新桶作为卖点招揽客源。如此新桶,在袁军看来却十分可疑。水厂每年都会向市场投入新桶,而造假者每年都会用旧桶向厂家置换新桶。水站造假者也会在水桶数量不够时,会向厂家再次购入正品桶装水,目的都是为了得到厂家的真水桶。

 “因为他们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消费者都喜欢新桶,不喜欢看着就很旧,已经被磨损的桶。利用新桶灌假水,让消费者心理上看着比较舒服。但是往往比较旧的桶可能是真水,而那些很新的桶,却是假水相对较多。”

一张防伪贴1.5元卖到假水站

一名大品牌桶装水送水工说,积攒废弃瓶盖已成为许多送水工另外一个赚钱渠道。“上面有防伪标,很多水站老板喜欢要这样的瓶盖。”

在瓶盖的黑市中,一个带有防伪标的瓶盖价格从0.5元也很快涨到了1.5元。

袁军说,造假者灌装的假水,需要在外观上尽可能接近原厂真水。制造假冒的瓶盖,紧紧压在桶口,从送水工手中买来的防伪标便可以贴在瓶盖上。套上一些小厂制造出来假冒的塑封,用热水浇在塑封上,塑封便会收紧在桶口上。“将防伪标从刀或者针挑下来,粘到假的瓶盖上,套上塑封一烫,通过这种造假的方式制造出的假水,成本在不足一元钱。而有一些造假者,灌装后的假水桶口处都不愿意套上塑封,因为这样省时省钱。”

拨打中国产品质量电子监管网“95001111”电话进行查询,在输入监管码后,语音提示会告诉消费者使用这个监管码的桶装水是否被查询过,以及这桶水的生产日期。“这个监管码只能查一次,但是几乎很少有消费者去这样做,大家都觉着看到这个标就是真的了。消费者的忽视,也给了造假者可乘之机。”

低价水倒进高价水桶中

对于桶装水造假,吴超认为有两种造假行为,一种是利欲熏心用自来水或是稍加过滤的自来水直接灌装。另一种则是通过低价的小品牌水倒进大品牌真桶中,在两种桶装水的差价间,获得更多利益。

吴超以一个大品牌桶装水为例,一桶该品牌矿泉水真品上货价为12元,水站中的售价一般在20元至22元间。 一些小品牌桶装水的进货价为4元至6元间,每桶进货价便比大品牌桶装水低6至8元。“将这些小品牌的水倒进大品牌的桶里,封上假的商标,然后按照大品牌的价格卖出去。大品牌的水售价要比小品牌的水多出六七块钱,这一来一回就能赚10多块钱的差价。”袁军说,现在造假方式越发隐蔽,假水站不再集中存放假水,水站中只有空的真桶,而没有已经灌装好的假水。除非在送货中被发现,否则在调查打假中存在很大难度。“很多存放在周围的民房,店里只摆样子,只有真的。”

紫竹院南路的一个水站,主卖乐百氏桶装水,但是调查发现,既有乐百氏桶装水的名牌,也有一个小厂桶装水的名牌。调查之初并未发现有假水存在,店主也声称从不经营假水。更进一步的调查发现,在其店的周围有一个存放点,那里存放的都是假水,距离水站大约有二三百米的距离。对于假水为谁所有,水站老板并不承认假水为水站所有。“店里都是真的,没有假的。要水的时候,要不就是现将低价水倒进大品牌桶里,要不就去存放点直接拿。”袁军只能将桶装水扣留,这也是桶装水协会监管中最为严厉的处罚。“查处一个假水站,其中涉及的金额多的一万多元,少的只有几百元,其中最值钱的就是抵押的原厂真桶。这些钱那些造假者根本不在乎。”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净水转自“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编辑:李澎。图文版权归作者所有)

净水机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
电话咨询
在线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