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安徽阜南150万人陷水污染 村民多患癌

2015-04-28 重庆青年报 3587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在解决6000万农村人口饮用水安全问题。而在2003年至2005年和2006年至2010年两次对淮河流域安徽平原区地下水污染情况进行的调查,今年正式形成报告。

在农村分散供水井适宜性评价结果中,皖北大部分范围浅层地下水的水质已经被污染,属于禁止作为饮用水之列,仅阜南县就有150万人的饮用水受到污染

对于工业并不繁多的皖北,解决农村饮用水的安全问题,均寄望于目前的在建水厂,同期,仅阜南县治水工程资金缺口达到至少4亿元,至今饮水安全工程覆盖人数难足半数。

十有八个是癌症

这十几年得癌症的增加得厉害,以前只是一两个,现在都是普遍了。”洪河桥镇洪集村村民朱芳的老伴儿在13年前因为食道癌过世,“得病1年就没救了”。

曾经,朱芳和村民们不知道是否是喝的水有影响,觉得身体很不舒服时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大多数都是癌症。

现在,朱芳所在的洪集村还是靠村民自己家里打井来供给饮用水,“有的打上来就是黄的,感觉到水里面有砂质,这就容易得肾结石”。

阜南县水务局建设股副股长张广兰表示,“现在村里使用手压井是在所难免的”。

从村上到县上并没有关于癌症方面的具体统计数据,洪河桥镇的村民均估计,村里走的人十个有八个是癌症,食道癌、结石致癌居多

阜南县水务局《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十二五”规划再修编报告》中已经明确,“砷超标13420人,主要分布于洪河桥镇。水质污染43932人,主要分布于洪河桥镇、方集镇。”

根据安徽省人民政府地方病防治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文件提供的资料显示,阜南县西部及西北部地区浅层地下水氟超标,南部部分地区浅层地下水砷超标

年过花甲的朱芳,见证了这十几年的癌症高发病率,早在20多年前,洪河桥镇没有人议论用水问题。现在,村里的墙上也刷满治疗结石的广告。

而洪河洼地正位于阜南县西南部,辖洪河桥、方集两镇及王堰、段郢、公桥、地城、于集五乡镇的一部分,面积223平方公里,人口22万,耕地22万亩。

四五年前,周文奎家中的井水还是打到10米深左右,感觉不好,肉眼就能看见浑浊。现在,村民将打井的深度不断提高,从一二十米一直打到最深的50米左右。

据阜南县水务局统计,2007 年至2010 年解决的农村饮水不安全人口中,氟超标41394人,水质污染11152 人,水源保证率不达标、生活用水量及其方便程度不达标88754人。

停不下的工业园

413日下午,洪河桥镇活性炭厂的浓烟顺风飘了几十米,在厂周围的水域,几乎被黑帽ass垃圾覆盖,油光凝结。

“这还只是一个窑在烧,要是所有窑一起烧,这一路都是烟。”洪河桥镇村民熊电文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镇上有两个活性炭厂,每个厂都有十多个窑,开了十多年。

活性炭厂用来卖给外面做烟花爆竹,这是镇上最有影响力的厂。

“这厂对水是有影响。”洪河桥镇水利所所长孟凡仁称,现在活性炭厂的生意不好,没有什么原料,主要是县里的工厂排污量大。

除此,镇上原先有造纸厂,因污染被关停,另有砖窑厂、木材厂和玻璃厂,此外几乎没有工厂。

然而,在2006年,由国家发改委审核建设了阜南县工业园区,是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省级综合经济开发区,重点发展纺织服装、卫浴洁具、板材加工、机械电子、精细化工、农副产品深加工六大产业。

最大的污染主要是人造板厂。”阜南县水务局建设股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干部透露,县上建设工业园区,上面排烟下面排污水,百姓对污染的反映强烈,但这是前几届县委书记招商引资引进的,现在根本没法撤厂

为增加经济效益,在2010年,全县新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32家,达144家,基本集中在工业园区。园区内新增企业为50 家,总共136 家。其中大型的人造板厂至少4

而在2007年,阜南县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就开始建设,到2010 年共建设集中供水工程31 处,2011年至2014年共新建水厂20处,改扩建水厂25处,总计解决农村饮水安全人口41.26万。

阜南县宣传部副部长杨东亚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真正的水治理才刚开始。

然而,对于相关的癌症病发率,控制却已经迫在眉睫。孟凡仁坦承,这确实跟饮用水有关系。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杨功焕和其团队年呈现出的《淮河流域水环境与消化道肿瘤死亡图集》,分析了淮河流域重点地区近30 年来的水质变化,以及1973年以来该地区癌症死亡数据,随着水污染加剧,食道癌、肝癌、胃癌三种恶性肿瘤发病率的变化

虽然只能证明二者有内在联系,但是污染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的沙颍河、涡河以及奎河、沂沭泗水系等支流地区,均涉及皖北,正是消化道肿瘤死亡率上升幅度最高的地区。

4亿治水工程资金缺口

2010年,盛郢村建了洪河桥镇第一个水厂。据洪河桥镇水利所所长孟凡仁介绍,水厂已打到地下300

然而,在不少村民家中,自来水管流出的水仍然浑浊,需要半分钟的沉淀才会变清,对此,村民称自水厂建好后一直是这样,不清楚是否有问题。

“管子长压力大,属于气化现象。”阜南县水务局建设股副股长张广兰说。

阜南县目前通过建水厂,挖掘160~300米中深层的地下水来改善水质。水厂的水一年检测两次。

农村宅基地非常少,很多手压井就在粪池旁边,大部分属于生活污染。”张广兰对污染这样分析,“另外,化肥农药流到内河,渗透到地下层,造成污染。”

阜南县自20072011 年所规划建设的水厂均是单村水厂,每个水厂供水人口在4000~6000人左右,供水规模在200~400m/天,一次性免费装。

“一个水厂就需要1000~3000万元的成本。”孟凡仁介绍,现在镇上的留守人口只有总人口的1/3,用水量很低,按照1.5/吨的水费来算,基本没有盈利,这是办水厂最大的困难。

在目前还没有受益于水厂的高原村,村民臧义海家自己由一二十米深的井换成了80米深的水井。这样的深水井要五六千元的成本,因为成本过高,很多家庭宁愿打2050米深的浅层地下水井,仅用一千元左右,在早些年只要七八百元。

而已经通水的村子,按照村民一年105元左右的费用,一个月一个家庭的用水量不足吨。

“建设成本按照规划人口,人均500元。我们这里是中央财政占80%,省里10% ,县里10%。”张广兰介绍。

安全饮水覆盖难足半数

“目前,已建的三个水厂均盈利不好。”孟凡仁透露,“但在2015年底,必须完成安全饮用水工程,除三个水厂扩建外,还有两个水厂在施工建设,目标是完成全镇覆盖。”

到“十二五”末,阜南县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共解决饮水不安全人口69.72万,全县解决农村饮水安全人口比例达到45.57%20147月,安徽省水利厅及省发改委对阜南县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十二五”规划人口再次调整,2015 年阜南县农村饮水安全工程预计划下达指标解决农村饮水安全人口为14.33万。

然而,面对这个规划,阜南县水务局建设股副股长、水利站站长张广兰向重庆青年报记者透露,“这个目标在今年年底还相距甚远”。

“我们县覆盖率较低,150万的农村人口,到年底只能解决68万多,只占45%~46%。”张广兰称,“离全面覆盖还远。这是当时做规划时候的历史遗留问题。”

“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投资不足。”张广兰对此分析,阜南的地下水在满足群众的饮用水需求上没有问题,只要资金到位。

对此,复旦大学环境经济学教授李志清认为,解决环境问题,短期成本是比较大的,但这也是种生活必需品,对完成十二五、十三五其他社会经济指标也是有帮助的。“结构上应该再做一些调整,引入社会资本,有一些适当的回报率保障。

比如采用拉长回报周期等方式,金融方面的潜力还是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张志清建议,“可以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关键是让企业知道市场的需求,才能暂缓财政的压力。”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智能净水机为健康护航!本文转自《重庆青年报》,文、图作者为该报记者毛翊君。版权归作者所有。本转载时有删减)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
电话咨询
在线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