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春节回乡记】中国青年报:净水器兴盛的日子

2016-02-26 丁菲菲 2333

编者按:

春节期间,我们的记者回到各自的故乡。他们带着观察和分析,审视自己的故乡。在热卖的净水器中,记者记录了故乡的污染和当地人对这一切的漠视;在碗中,故乡又呈现出另外一番景象……这些社会转型期间的点点滴滴,也是我们认识当下的一个视角。

 

每到过节,米米家的净水器生意总是最好,一天最少能卖出3台。在鲁南的这个小城镇,这已是不错的营业状况。

小镇的水质太差,即便泡着外出乡人带回来的雨前龙井、十年普洱,酸腥味也总能盖过茶的清香,扑面而来。甚至,有时水中还混杂着泥土,需要“澄一澄”才能用来洗衣服。就用这水,洗过城里人也穿的名牌衣服,女人的打底裤,以及男人的夹克衫。

于是,净水器就成了当地住户的必需品。然而,净水器敌不过水中混着的泥土,因为水质实在太差了,一个月就要换一次滤芯,这意味着,每个月要多花80元,对精打细算,多少年来从未为水付过钱的乡人来说,这简直不可思议,儿女花2000元给买的净水器有时便成了摆设。他们一部分人,选择去镇上矿泉水站花两元买一桶矿泉水。用来喝水做饭,还是用旧水,“尝不出来味道就成”。

净水器兴盛

米米家的净水器生意是近3年才火起来。当然,这几年来,一批工厂在镇上建设起来,饲料厂、杀鸭杀鸡厂、塑胶厂……不少人不再外出打工,就在镇上干活儿,一个月赚个三五千元,不比外面赚得少。

镇公路上跑着的奥迪奔驰宝马,有心的乡人们能清楚地辨识出是哪位工厂老板的车,他们艳羡无比,如今儿子相亲,家里有车是吸引姑娘的大招。不过,乡人没注意到,这些住在镇上的大老板,3年前家里就开始用净水器了,那个时候米米家才刚开始销售净水器。

在镇上一户户的墙角处、锅台旁,总能看到一张大红色宣传单,那是当地镇政府的工作总结,在这个人口不足5万的镇上,“规模以上的企业21家,工业总产值20个亿”,以黑体字标出。

有乡人为工厂今年少发了200元的过节费而怨愤,没人去在意也不会有人去在意,家门前的小河早已干涸,被垃圾占满,工厂的污水直接排入河道,甚至出现在地面上。以前,抬头可望见蓝天的院落,如今家家户户给罩上网纱,“这两年的苍蝇越来越凶”。

忍着一通数落,丁艳给父母家装上了净水器。在济南读完大学,她就回家乡县里工作。大学时她总是吐槽,号称“泉城”的济南见不到泉水,如今她早已习惯,“自己家门口连干净水都没得喝,还管得着人家”。

去年夏天,丁艳一位朋友所在的企业被关停整顿,“说是政府为了治霾”。朋友很愤慨,“上面一声令下”,早已说好的年底5万元的奖金没了。企业整顿到什么时候他和他的同事才能回去上班,谁心里都没谱。半年已去,他还赋闲在家,想着拉几个朋友“创业”。“都在提嘛,政策有优惠”。至于干什么,朋友还没想好。朋友说的不假,虽然有人告诉他今年市里倒闭的企业有近600家,身边人最害怕的,就是“老板欠钱跑了”。可看到家门口春联上都有“互联网+”,“在家创业机会多”,朋友就觉得“创业还是个选择”。不过眼下,他得先给家里买台净水器,“水真他娘的难喝!”

跟丁艳的朋友不同,王超已经想到创业的路子,这个大专毕业的小伙子,看到姐姐在县里的化妆品店生意越来越差,想着让她把店关了,开个净水器专卖店,“有实体店,再上网弄个店,专卖附近县镇,现在污染这么严重,干净水没得喝,肯定需要净水器”。王超早把劝服姐姐的说辞想好了,“也不是说辞,是事实。现在都网上买化妆品,国外大品牌都能全球代购了,谁还来你这买这普通牌子,再说,你这也不便宜”。

王超很信自己的眼光,几年前,村里有人在家支起大锅熬油,一个月能挣两万多元,引得不少乡人眼红。他曾断定这个来钱快的好活长不了,果然没一年“整治地沟油”的命令就下来了。“得多上网,才能多了解。”他摇着手里大屏的iPhone手机说。

净水器兴盛

几百年来,生活在农村的乡人们从没想过还要为吃水而花钱。可如今,听说邻村有人因为吃水脸上长斑,手脚红肿,甚至癌症,他们不再阻拦儿女花钱给安装净水器了,“多杀两只鸡,多熬几次油”。他们默默地计算着,要把买净水器的钱赚回来,当然,杀鸡、熬油的污水往哪排,他们从不关心,“用不着我们操这心呐”。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智能净水机,点滴纯净用爱过滤。文中丁艳、王超为化名。本文作者:丁菲菲,来源:中国青年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
电话咨询
在线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