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华夏时报:河南新乡小麦重金属镉超标34倍,部分入市!

2016-08-29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记者 马维辉 新乡报道

中国人平均每吃4个馒头,就有1个是用河南小麦做出来的。作为粮食大省,河南的粮食产量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十分之一,小麦产量则占全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走访河南省新乡市发现,该市部分小麦存在镉含量超标的状况,最高比国家标准超标了34.1倍。

7月,在中央环保督察组的督促下,当地政府处理了此事。而镉小麦事件其实只是中国重金属污染问题的一个缩影,令人担忧的是,诸如镉小麦这样受重金属污染的产品是如何在市场上畅通无阻地自由流通的?

小丽(Cillywater)补充:小丽不由得想起前几年权威媒体报道的湖南13%的土地遭遇重金属污染、湖南湘江更是重灾区的新闻~

小麦镉含量超标

从新乡火车站出来,乘坐13路公共汽车,大约20分钟就能到达王村镇。

这里位于新乡市的西北近郊,聚集着河南环宇电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宇”)、新乡市升华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华”)、新乡市华鑫能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鑫”)等大大小小几十家电池及其配套企业。正是由于这些企业的存在,2013年新乡市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电池工业协会联合授予“中国电池工业之都”的称号。

记者看到,道路两旁,白墙蓝顶的厂房一个挨着一个,厂房的后面则是一片片发黄的玉米地和被收割过的麦子地,厂房和庄稼距离最近的地方只有一墙之隔。这让附近中马坊村村民老陆怀疑,他们的庄稼地是否已经被工厂排放的废水、废气所污染。

今年6月,他通过环保志愿者田静找到第三方检测公司,一起对升华、环宇周边1000米范围内的土壤进行了取样和检测,结果发现,参照《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GB15618-1995),取样土壤中镉含量最高的已经超标了545.5倍,最低的也超标1.77倍。

同时,他们还对土壤中生长的小麦进行了检测,分别选取华鑫正南5米、100米、200米、500米4处地块的小麦样品送检第三方。结果发现,参照《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污染物限量》(GB2762-2012),取样的小麦镉含量最高超标了34.1倍,最低也有8.2倍。

以前只知道大米会吸收镉,现在才知道小麦也吸收。”田静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鉴于麦子收完后,很多村民已经在地里播种上了玉米,我打算秋天再来检测一下玉米中的镉含量。”

由于是民间自发的检测,检测结果的权威性受到了一些质疑。不过,河南省一位不愿具名的土壤修复专家也曾对该区域小麦中的镉含量进行过检测,她告诉本报记者,检测结果与田静的大致相同,有的取样点甚至还要高一点。

“距离厂区近的地方镉超标比较严重,其他地方属于中度、轻微程度。”上述专家表示。

该专家还表示,目前还没有对镉的来源进行机理分析,但她推测,来源之一可能是周边的电池企业。生产镍镉电池需要氧化镉,氧化镉则通过煅烧镉锭获得,过去环保执法力度不严,生产氧化镉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很多都没有进行处理,这些含有重金属镉及其化合物的废气直接进入大气,又以降尘方式进入周边的土壤。

一位曾在某企业海绵镉车间工作的村民吴某则向本报记者证实,2001—2009年她就职期间,该厂清洗海绵镉的循环水每一个月外排一次,含镉废水通过管道排到厂子外面的地沟中,水量大的时候则会溢流到地沟旁的庄稼地里,但当时“农村人都不在意”。

《新环罚〔2013〕05号新乡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也显示,2013年3月,新乡超能电源有限公司曾因将未经处理的高浓度生产废水通过雨水管道进入私设的暗管直接排入城市污水管网而受到处罚,经监测,废水中镉含量为174mg/L,严重超过规定的排放标准。

孩子体内的镉

水丽净水专业化领导品牌

小麦镉含量超标,已经威胁到了周边村民的健康安全。吴某告诉记者,2014年5月她曾经到新乡市职业病防治研究所化验尿镉含量,测定结果为17.6ug/g肌苷,大大高于参考值5ug/g肌苷。

“感觉腿没有劲,骨头一捏就会疼。”吴某向记者表示。

作为曾经在电池厂上班的工人,吴某的症状或许可以列入职业病范畴,但同村一名3岁儿童的情况则无法解释。2014年5月,中马坊村一名王姓孩子也被其家长带到新乡市职业病防治研究所进行了尿镉检测,测定结果为4.1ug/g肌苷,已经接近5ug/g肌苷的参考值。

8月25日,孩子家长王某婉拒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他表示,目前孩子身上还没有明显的不适症状,所以暂时没有去医院进行治疗,只是“经常吃点蔬菜调节一下”。而且,类似他家的情况“村里都有”。

公开资料显示,镉是一种银白色有光泽的重金属,它主要在肝、肾部积累,并且排出缓慢,在体内的生物半减期长达8-30年。镉中毒症状通常是损坏肾功能,导致人体骨骼生长代谢受阻,从而引发骨骼的各种病变。上世纪60年代,日本曾因镉中毒引发著名的“痛痛病”事件。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所主任尚琪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小孩体内尿镉测定结果达到4.1ug/g肌苷,其实风险并不大。因为镉中毒总的来说不会妨碍生活、生理功能,他们在江西有一个研究点,从1986年开始就跟踪镉中毒患者,能够监测到患者健康是在发生恶化,但发展比较缓慢,超过了人的预期寿命。

不过,在他看来,镉污染毕竟也是污染,所以还是要控制和治理。目前观察到的健康危害轻,是因为还有很多现在观察不到的健康效应。重金属在土壤中不会分解,不能自行消失,土壤污染是长期存在的,所以必须重视。

部分污染小麦或流向市场

与土壤污染的地域性特征不同,小麦镉含量超标影响的是不确定范围的人群健康。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小麦收获以后,除了留下一小部分够自己吃的外,大部分都卖给了“收粮食的”。至于那些“收粮食的”又把这些镉含量超标的小麦卖到哪里,他们也不清楚。

事实上,这些镉含量超标的小麦绝大部分都可以在市场上畅通无阻地自由流通。

而且,在2014年9月的农业部全国第三次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专家评审会上,“新乡小麦”顺利通过了专家评审,登记成为地理标志,极大地提升了“新乡小麦”的知名度,有助于其远销各省市。

今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河南期间,田静曾经向督察组举报新乡镉麦污染的事情。随后,牧野区政府委托新乡市农业局对她指认的约18万斤的麦子进行了取样,并送至河南省农科院检测,以确认小麦镉超标情况。

为了防止该地块继续种植粮食,牧野区政府决定,将王村镇约10000亩基本农地调整种植结构,改为花卉苗木种植基地。目前已经完成了约9000亩土地的流转,还有约1000亩土地待流转。已经种了粮食的,采取收购的方式将粮食收回,保证镉麦不流向市场。

水丽净水专业化领导品牌

7月27日,田静被牧野区环保局邀请到新乡,确认了回购后的镉小麦堆放地。但她表示,华鑫周边检测出镉含量最高超标34.1倍等地块的麦子,牧野区政府还没有来得及回购,村民就已经将小麦收割并且卖掉了,这部分小麦可能已经流向了市场。

前述河南省土壤修复专家表示,据她了解,新乡市政府也希望治理该地区的镉污染,并且进行了一些前期采样工作,显示出积极的态度。

8月25日,本报记者致电牧野区环保局,希望了解该地区镉污染的治理计划,电话无人接听。记者随后发短信给牧野区环保局局长崔文军并说明采访意图,但对方并未答复。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智能净水机,点滴纯净用爱过滤。本文转载自《华夏时报》,记者马维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单位所有)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