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高腐蚀性强碱污水直排水源地,1500万人饮水受威胁!│突发

2017-06-16 解放日报

污水

青草沙水源保护区,是供上海1500万人饮水的水源地。但一家临近该水源地的水泥搅拌站却将强碱性的污水直接排放到周边,严重威胁到长兴岛、青草沙水源保护区和长江的生态环境。小丽想问问,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污水


6月14日,上海,记者跟随上海市环境监察总队和崇明区环境监察支队的执法人员联合突击:一家比邻青草沙水源保护区的水泥搅拌站,长期将强碱性的污水直接排放到周边,严重威胁生态环境。据了解,青草沙相当于10个杭州西湖的水源地,超过1500万上海市民的生活用水都来自这里。图文:解放日报

污水


14日9时,记者跟随执法人员驱车沿着长兴岛内的潘园公路往西,直到创建港水闸东侧,这里有一条小路前往上海长久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图为水泥落料车间内外污水横流。

污水


记者进入该公司后,一眼便能看到满地横流的灰色污水,借着地势,从污水的源头——水泥落料车间,一路蔓延到该厂东侧围墙的一个洞口。对污水酸碱度的快速检测结果更令人震惊,执法人员刚把pH试纸的一头伸入污水,试纸颜色便迅速变深,呈现出紫色。

污水


“紫色对应的pH值一般为13到14,初步判断,这些污水的酸碱度至少在12以上,为腐蚀性很强的强碱性污水!”崇明区环境监察支队副支队长王春龙指着停在水泥落料车间一侧的一排搅拌车说,这些污水,主要是冲洗落料车间散落的水泥和搅拌车所产生的。

污水


记者找到了该厂的污水处理池。然而,位于污水池上方的两台搅拌机均处于停机状态;进入污水池的沟渠已经淤积阻塞。图为污水处理设施。

污水


记者来到该厂东侧围墙的另一面发现,厂内横流的污水全部通过一个洞口,流到了厂外的一道沟渠内,最终汇入了当地的雨水管道。执法人员在雨水管道前,又用pH试纸做了一次快速检测,结果试纸依然显示出紫色。图为污水处理设施。

污水


另一路执法人员调查发现,该厂的深处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沼泽”,疑似是一处可以向地下渗透污水的渗坑。记者随执法人员进入“沼泽”内部,不仅有刺鼻的气味,灰色的污泥最深处还可以淹没小腿肚,拿铲子往下用力,发现可以插得更深,似乎底下还“别有洞天”。

污水


“情节太恶劣了!”上海市环境监察总队综合执法科科长杨红军难掩愤怒,他表示,这家企业与青草沙水源保护区仅隔了一条潘园公路,西侧为创建港水闸,南侧还靠近长江,如此将强碱性污水直接外排,会严重影响到周边水体的生态安全;而利用疑似渗坑进行隐蔽的“垂直排污”,则将彻底破坏当地的土壤和地下水环境。图为一位自称上海长久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现场负责人的男子拒绝在现场检查笔录上签字,并称“这事要找老板”。

污水


据崇明区环境监察支队的执法人员表示,今年5月25日,就已发现该企业通过雨水排放口排放污水的违法行为,并于6月9日向该企业发出了《责令改正决定书》。可直到6月14日,已经6天过去了,该企业却不以为然,仍在维持生产、破坏环境。图为厂外的沟渠,连通雨水管。

污水


根据《上海市环境保护条例》,通过渗坑、雨水排放口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污染物的生产经营者,受到罚款处罚,被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依法作出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可以自责令改正之日的次日起,按照原处罚数额按日连续处罚。图为红圈处就是雨水管。

污水


记者从崇明区环境监察支队了解到,此前,上海长久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因违反《上海市环境保护条例》,通过雨水排放口排放污水,环保部门拟对其处以12万元的罚款,由于其拒不改正,将被“按日计罚”,罚款将是12万元的数倍。图为通过图中的缺口,污水流到了厂外。


用良芯造好水,CILLY水丽集成水路净水机,点滴纯净用爱过滤。本文转载自“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报道:

1、关于崇明岛

崇明因水而生,岛内大小河道1.7万多条,纵横交错,密如蛛网,犹如血脉滋润着崇明三岛14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是三岛70万人民的生产之河、生活之河、生命之河。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崇明和其他地区一样,同样面临着生态环境被破坏、水体被污染、水质下降的严峻挑战。

 

2、广州一工厂污水排农田,重金属含量超标268倍

中新网广州4月24日电 据广州警方24日通报,广州警方在天河区柯木塱查处一间涉嫌污染环境罪的五金喷涂厂,包括该厂负责人胡某(女,50岁,广州人)在内的4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去年年底,警方接到举报,称该厂涉嫌非法排放工业废水,气味难闻且污染河水,周边民众生活受到极大影响。

污水


400-820-9588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在线留言